日韩专区|曰韩在线不卡视频|中文字幕日本不卡无码|欧美成|人在线


孽中的曙光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slt14.com

      序  

          我叫萧媚儿,出生在大海中央美丽而神秘的岛国——绚龙岛,今年20岁,就
        读于宛赤学院。

          我有个大美女妈妈秦雨,温温尔雅的父亲萧无尘,还有一个帅气高傲的哥哥
        萧十一狼。

          据说,他出生的那个月从初四开始每天晚上,绚龙岛东海岸上那块斜斜探入
        海去的巨岩上,就会出现一匹浑身银豪的孤狼,仰天对着异样血红的月亮嚎叫。

          苍狼啸月,血月当空,这种异像一直持续了十一天,直到十五月圆,哥哥诞
        生于世,发出第一声啼哭时,这让人毛骨悚然的异像才停止。这件事岛上的人都
        觉得又可怕又奇怪,爸爸认为哥哥是个有福的人,是他的降生制止了这可怕的异
        像,就给哥哥起了这个奇怪的名字。

          和哥哥比起来,我出生时就可爱得多了,妈妈生我时,是在傍晚,满天的火
        烧云,绚烂多姿,美极了。

          大我两岁的哥哥和我读同一所大学,害我经常要转交他的崇拜者的情书,和
        被人追问他的情况,当然,有好吃的东西做报答,也还算是件美差吧。而且家里
        的人都很疼我,我生活的非常的幸福。

          一个星期天,我和哥哥约好前往海边森林玩。哥哥开车载我到了森林,他在
        一棵巨树的树荫下画着他最喜欢的写生画。还好没人知道,我哥哥还是个热爱艺
        术的人呢,不然,那些痴迷哥哥的女生,更会缠着哥哥不放了。

          这也是大好的时光,哥哥却只能带我这个妹妹一起出来的原因了。还有一个
        原因嘛,当然是因为哥哥需要一个模特,而我最合适。不管怎幺说,我也是学校
        里最可爱的女生呢,虽然不是最漂亮的。(我暗暗吐了吐舌头,嘿嘿。)

          午后的阳光,照的我这个沖着哥哥站着的模特都有昏昏欲睡的感觉了。突然
        间,哥哥身后的巨树,开始倾斜,向哥哥的方向倒了过来,我一下就吓醒了,大
        声喊:‘哥哥,危险!快躲!’可是,哥哥他,竟然在我的喊声中很奇怪地昏倒
        了!!!奇怪,树还没有砸到他耶,这是怎幺回事?

          我情急之下只想着要救我哥哥,可我一个弱女子怎幺可能阻止一棵巨树呢?
        怎幺办啊?谁可以救救哥哥!就在那时,一种强烈的执念闪电般劈进了我的脑海
        里。燃烧,燃烧吧,巨树,我决不允许你伤害我哥哥,这样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炙热的燃烧了起来。

          我亲眼看到自己全身的肌肤变的火红,就如同有火焰在皮肤下燃烧着,十指
        指尖更是红的异样。眼看巨树就要砸到哥哥身上,‘不要啊!’我大喊出声,而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道道红色的光芒劈了过去,那巨树竟然在红光下真的自己
        燃烧起来了,并且随气流上升,在空中化为灰烬,漂散于空气中。

          我整个人都傻了,楞楞的跪坐在地上,直到我想起了哥哥,才匆忙爬起来,
        跌跌撞撞地跑到哥哥身边。我拍打着哥哥的脸颊,哥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我心
        里一松,人有一种虚脱的感觉,灵魂彷彿都离开身体了。那棵巨树已经气化消失
        了,一切都了无尘埃,彷彿什幺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可是……



        请不要转载文章,谢谢!

       2003-10-9 01:32 AM     

      火舞
      尊敬的原创者





      积分 74
      发贴 68
      注册 2003-7-17
      状态 离线                第一章 火之印

          在熟悉的呼唤中,我醒过来,哥哥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他说:‘怎幺回
        事,你刚怎幺昏到了,还浑身是汗?’

          我一楞,才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我还以为刚才是在做梦,原来竟是真的,但
        是,真好笑,不是哥哥昏倒了,而我要去救他吗?怎幺我这救人的人反而倒吓昏
        了?

          这时,楼下传来妈妈的喊声,温柔平静的声音里隐藏着焦急与担心,‘狼,
        媚儿醒了吗?要是醒了,就一起下来吃饭。刚才大夫说了,她没事的,多吃多休
        息就好了,还要她起多来活动。她怎幺样了?’

          ‘媚儿已经醒了,我们这就下来。’哥哥回答妈妈说。我听到了喊声,赶快
        坐了起来,乘机逃避哥哥的问题。我摇摇晃晃地想站起来。哥哥一看,赶紧扶着
        我,我有点虚弱的靠在哥哥怀里,让哥哥搀扶着下了楼。我有点胆战心惊的想,
        如果哥哥再问我应该怎幺告诉哥哥?我也不知道为什幺那棵树会自己燃烧的呀,
        全然忘了当时哥哥已经奇怪地昏倒,根本不知道那棵燃烧的巨树的事。
            
          好在,整个晚上,疼我的爸爸妈妈,一直很关心我,让我吃这吃那的,而哥
        哥也好像忘了这个话题,一直也没再追问。
           
          夜半……

          我好像做了一场噩梦一般,浑身是汗的醒来,迷糊中却看到我房间里,有着
        光亮的一团,我吓了一跳,马上清醒了。仔细一看,一个有着透明闪光翅膀的美
        女,而且是全裸的美女。我的眼睛大概瞪的像铜铃一般大小,下巴快掉到地上,
        惊讶的张大嘴巴。

          美女看我那样,笑的很开心。说,‘别怕,我是你的朋友。’

          我疑惑的看着她(或者应该说是它,不管是什幺,都好美好美哦,而且声音
        那幺的温柔婉约,柔美动人,真想醉在里面,那个笑容更是阳光灿烂,令人无法
        移开目光。)

          哦,天啊,我几乎呻吟出声,我都想些什幺呢,半夜屋里出现了怪物,还那
        幺胡思乱想,真想给自己一巴掌,可,会疼的,算了吧。我收了收口水,开始镇
        定的看着美女,美女一直笑意盈盈的看着我。见我好像正常了,才开始说话。

          ‘你不介意我坐下吧?’

          ‘哦,不介意呀。’这都是什幺对什幺嘛,我心里奇怪着,但接下来的时间我
        几乎都是在惊讶中度过的。

          她告诉我,她是精灵女王。(难怪那幺美呢。)在现实里,她是服装界的天
        之娇女,知名的模特、服装设计师——尹兰灵。

          精灵——这样的生物居然存在着,真不可思议啊!我心中还在惊讶,一个更
        大的炸弹爆炸在我面前。

          ‘而你,是我们精灵界火之一族的继承人。’美女的柔柔嗓音说出的话竟如
        此的让人难以置信。

          我就那样傻傻的呆掉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呀。

          美女彷彿看出我的心事,她说:‘一般人看到我,不吓傻了?不惊叫?你怎
        幺那幺容易就接受我是精灵的事?如果,你不是火之族,你今天怎幺可能控制火
        之术,而且,还是强火术?’

          ‘火之术?今天下午的火真的是我放的?’

          ‘当然,普通人是不会知道精灵的存在的,如果不是你发的火之术,惊动了
        我,我也不会找到你。不过,不管你多幺的惊讶,你都要记得,你从出生就会火
        之术,那幺你注定是火族之女,所以,你一定要为所有的精灵保守秘密,任何人
        都不得知道你是精灵,和精灵的存在!!包括你的家人!否则,有什幺后果你自
        己也知道,人类会把我们当实验品的!’……
           
          时间在沈默中流失,美女没有说话,在等我消化今天知道的事实。我疑惑的
        看着她,‘为什幺我是火族精灵,我爸爸、妈妈呢?为什幺他们也不能知道?他
        们难道不是吗?’

          ‘唉……’美女长叹了一声,说,‘你知道吗?你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
        特例,按理说,所有的精灵都是一出生就是精灵,即使是隔代遗传,也是出生就
        是精灵。而我自然感知到他们,然后会派人去教导他们,保护他们,而你,直到
        今天,才自己暴露自己是精灵,如果不是你用火之术,我们大概永远不会知道。
        连我们都无法清楚你是怎幺隐藏了自己的精灵之气的。而你的父母,我刚已经试
        过了,是正常的人类。’

          ‘试,怎幺试呀?’美女走,哦,不,飘了过来,用手一拂,我的草莓纯棉
        睡衣扣子就自己开了两颗,露出了我洁白的脖子和胸前一片肌肤。

          怎幺感觉比平日肌肤更白了?一种炙热燃烧的感觉出现了,和下午一样,天
        啊,不会吧,她不是要我放火烧了自己的家吧,好热。

          ‘你自己低头好好看看吧!’美女的声音又飘过来了。我无意识的随着声音
        低头。只见我胸前,雪白的肌肤慢慢的浮上了一个红点,慢慢的扩大,火热的感
        觉都集中在这里。

          慢慢的,那团红色变的清晰了,竟是一个火焰般的红色印记,火红的火焰是
        那幺的清晰,让我想当它不存在都不可能,而且,这火焰宛若在燃烧一般,有生
        命的晃动着。我望着火焰出神,这就是我是精灵的证据?怎幺会这样?

          ‘精灵,难道我真的是精灵?’我喃喃自语着。

          ‘是的,无庸置疑,你就是第858代火族精灵公主,按照排下来的族名,
        你的精灵之名为火舞!我以精灵女王之名义宣布,从即日起,你将继承火族之王
        位,赐名火舞。望你成就火之灵,不负火舞之名。’

          我傻傻地看着精灵女王严肃的面孔,迷茫的目光没有一丝确定,‘我是火族
        公主?我是火族公主?’我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接下火之灵冠吧,那是你火族之王的象征。’我看到女王手里浮出一个光
        球,里面是一个很小的王冠和一套衣服。光球自己飘了过来,直接撞进入了我胸
        前之火焰印记中,我吓了一跳。

          ‘不!’我脱口而出,‘我不是精灵,更不是什幺火族公主,我,我,我什
        幺都不知道!’

          ‘来不及了,你不要抗拒你的命运。本来我应该告诉你一切,但我和你的火
        之灵沟通,发现你的一切都封印在火灵里。火灵也警告我不要告诉你任何事情。
        火灵说,你的命运必鬚自己追寻,因为你的特别,所以,我必鬚尊重你的灵。而
        火王之冠,是属于你的,精灵没有权利之争,因为,精灵族的王位象征是自己择
        主的。所以,不管你怎幺样,你都是火之王。火冠是自己跟我来的,不是我带来
        的。你懂了吗?’

          ‘现在,我要走了,你的命运完全由你自己掌握,你不必担心,你不用服从
        我,虽然我是精灵女王。还有,从现在起,你可以看到火之印,有火之印的都是
        火族之精灵。至于怎幺和火族精灵相处是你的问题,火灵告诉我不能说。不过,
        你一定要小心,你的精灵之气已经出现,小心法师会来抓你。法师是我们精灵的
        天敌,你一定要小心。有事就呼唤我。’边说,美女的身影边慢慢变淡。

          ‘等……等等,我怎幺呼唤你呀?’

          ‘只要想我,我就会尽快赶来的。’声音彷彿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完美的
        身影也完全消失。

          这都是怎幺回事???

          我把手指放到嘴里,狠狠地咬了下去,‘啊~’好痛,我赶紧捂住了自己的
        嘴,痛死了,不是梦!天啊,不是梦呀。我看看那火印还在,只是火苗中多了一
        点银白色,好像是那王冠。可,怎幺可能?为什幺是我?为什幺只有我?爸爸、
        妈妈都不是精灵的呀。

          爸爸、妈妈不是,我怎幺可能会是精灵?我是隔代遗传的?爸爸、妈妈……
        对了,哥哥!!那哥哥呢?她没有说哥哥是不是精灵呀。

          ………………

          女王说过,我现在可以看到火之印了,那哥哥会不会有呢?我要去看看,暗
        暗的下定了决心。我不想只有自己成了精灵,我真的好怕,突然之间,自己一个
        人成了怪物。

          我已经有好多年没进过哥哥的房间了。在绚龙岛,因为彼此间非常尊重,没
        有特别的情况和邀请,是不可以进别人的房间的,即便是父母进子女的房间也必
        鬚经过孩子的许可。我偷偷的掂起脚尖,向隔壁哥哥的房间走去……



        请不要转载文章,谢谢!

       2003-10-9 01:34 AM     

      火舞
      尊敬的原创者





      积分 74
      发贴 68
      注册 2003-7-17
      状态 离线                 第二章 探寻

          一幢两层的欧式小楼,红瓦白墙,外面是美丽的有喷泉的小院。楼下房间比
        较多,一个主卧室,两个客房,还有书房、厨房、浴室,一应俱全。楼上的结构
        则非常简单,两个卧室,一个浴室,还有一个大的露天阳台。整个小楼只有楼梯
        处亮着一盏小灯,提供着安全而舒适的柔和光线。

          咦?二楼有个人影在晃动?小偷?什幺小偷,那是我!!(向作者抗议,竟
        然写写把我变小偷了。你的行为就是像个小偷啊,还不许人说!)

          我静悄悄地推开哥哥的房门,掂着脚,猫着腰,真像个小偷一样溜了进去。
        想想真是好笑呢,我只是看看嘛,又不是真的做什幺,干吗那幺紧张呀。我放松
        了一下心情,站了起来,藉着从楼梯口的小壁灯照进来的微弱光芒,我看到了一
        个除了四散的衣物以外,还不算太髒乱的房间,我们自己的房间自己收拾,根本
        不会有人进我们个人的卧室的,看来哥哥还蛮勤劳的呢。

          我悄无声息地走到哥哥床前,哥哥呼吸均匀,睡的好香。唉,真羡慕他,我
        怎幺都没那幺好命呢,半夜还要来看他是不是精灵!(又胡思乱想了。)回过神
        来,我应该怎幺看火之印呢?火之印怎幺表现出来呢?大美女看我的时候,是把
        我衣服解开,看皮肤上的印,难不成,也要我……我的脸‘唰’一下就红透了。
        长这幺大,我还没真正看过男生的裸体呢,但愿哥哥的火之印在很明显的地方。

          先看看外面的皮肤啦。我红着脸,看着哥哥被子外面的皮肤,没有。我小心
        的伸出手,掀起哥哥的被子,仔细看了一圈,睡衣外面的皮肤也没有!我险些昏
        倒,这,放弃?还是继续?放弃,那我不是就孤零零的自己成半人半精灵?不,
        我不要,上帝呀,至少要让哥哥也和我一样呀,我们是同血缘的呀!我们流一样
        的血。哥哥一定也是精灵的!我一定要继续看。可,……怎幺看呀?

          我烦恼的颦起了眉。不管那幺多了,我一狠心,一咬牙,将我的小手探到了
        哥哥睡衣的襟口。我的火之印在胸口,但愿哥哥也是,我乐观地想着。手接触到
        了哥哥的睡衣扣子了,感觉一股热气从手向手臂涌去,那热气涨红了我的脸蛋,
        我闭了闭眼。没关係的,就解开看看而已呀。下定了决心,我颤抖着手解开了哥
        哥的睡衣扣子。

          第一颗扣子,第二颗、第三颗……怎幺还没有?哥哥的胸膛已经微微露了出
        来,洁白的一片,什幺都没有。我心里一急,也就没那幺害羞了,手也不抖的那
        幺厉害了。我连忙把扣子都解开了,拉开了睡衣……

          我几乎跌坐在床边,没有,什幺都没有!怎幺可能呢?难道是男女有别?哥
        哥的火之印和我不在一个地方?一丝希望再度燃起。可,别的地方?我该怎幺看
        呀?燥热的感觉又侵袭了我的脸庞,我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唉……’我认了,怎幺也要证明火族还有别的继承人,我可不想做什幺火
        族公主,更不想做火族之王。如果哥哥也是火族精灵,那就让哥哥做王,我辅助
        哥哥就好了。至少让我知道我不是孤单的一个人,哦,不,是孤单的一个精灵。

          我又爬了起来,坚定的看了看哥哥。我希望哥哥睡的熟一些,更熟一些!我
        感觉到我的眼睛开始集聚了一种力量,然后,就有一束光袭向了哥哥。吓了我一
        跳,怎幺回事,没伤到哥哥吧?

          我仔细一看,哥哥呼吸还是那幺匀称,看来没事,那刚的光?我刚才是想让
        哥哥熟睡,那幺……我用手拍拍哥哥,试探的喊着‘哥哥,哥哥……’没反映,
        我加重了力气,还是没反映!太好了!我轻轻拉起哥哥,把睡衣整个解了下来,
        胳膊、前胸、后背,我都仔细的看了又看,连一点点红痕都没有!

          失望的感觉一波波袭上胸口,我手一松,哥哥就摔落床上……天啊,我紧张
        极了,瞪大眼睛等看哥哥有什幺反映……一秒、两秒、三秒……没任何动静。

          ‘呼~’松了一口气。咦,刚的光那幺有效?哥哥睡的好熟哦。那我不是可
        以为所欲为了?我可以仔细的找火之印了。我高兴的看着床上毫不知情的哥哥。

          下面,该看……腿了?我一横心,就闭着眼睛把哥哥的睡裤拽了下来。闭着
        眼?闭眼怎幺看呀,我连忙睁开眼睛,应入眼帘的是哥哥充满肌肉却健美修长毫
        无赘肉的腿,很迷人呢。

          ‘啪~’我终于给了自己一巴掌,都想什幺呢,集中精神,我开始仔细找,
        前前后后,连脚心都找了。还是没有!怎幺可能!!他可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和我
        流一样血的人呀!

          我又仔细看了哥哥全身一遍,每一个地方都不放过,包括腋下,颈后……可
        哪都没有呀!哥哥身上全都看遍了呀!等等,不对,那还有件白色的小衣服,哥
        哥还穿着内裤呢!难道,难道……男生的火之印会是在那里?!

          可是,我怎幺可以脱哥哥的内裤呢?我的脸火辣辣的烧起来了。可是……可
        是……万一真的在那里怎幺办?都已经看到现在了,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OH,MY GOD!’这真是上天折磨我啊!我瞟了瞟哥哥,看?不看?看?不
        看?……看!必鬚看!我相信哥哥一定也是精灵的!我坚定的走到床边。伸出了
        手……

          手指触到哥哥内裤的边缘,不能控制的自己抖了一下。闭了下眼睛,镇定心
        神,勇敢的睁开,正视哥哥……

          咦?!那里怎幺鼓鼓的?虽然从来没真的看过男生的那个地方,可是,知识
        还是有的,平时不是应该软软的吗?偷看小说和A片时,也了解到,只有那种时
        候才会变大的呀……

          那一瞬间,好奇心战胜了一切,我毫不犹豫地褪下了哥哥的内裤,猛的,一
        个东西弹了出来,吓了我一跳。我目瞪口呆的楞住……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很大?不过,我也没真的见过别人的,无从比较。对
        了,还是快看看有没有火之印吧,我,我,我的手怎幺自己变成淡粉色了?

          而且,哥哥的……怎幺自己在颤动呢?

          不能胡思乱想的,我刻意压制心里一切想法,专心的看着,寻找着,没有?
        还是没有?!

          无法克制的恐惧一波波的涌上心海,让我什幺也无法顾及,我伸手分开哥哥
        的腿,前前后后的寻找,手指也触及哥哥的各个部位。不管我怎幺找寻,都没有
        火之印的蹤迹。

           ‘ 呜~’ 我跪在床边,泪水从指缝渗出,我彻底的失望了,为什幺?这是为
        什幺?为什幺只有我是精灵?为什幺连我最后一个希望都不能成全?我和爸爸、
        妈妈、哥哥,都是不一样的。我,只有我是精灵?只有我是妖怪!

          ‘哭泣是没有任何作用的!’不知哭了多久,我的脑海里又自动涌上了每次
        受委屈时的想法。我用手背狠狠的抹去泪痕,有什幺了不起,一个人就一个人!
        是精灵也没什幺关係的!如果我不是精灵,下午还救不了哥哥呢!我自我安慰地
        想着。那时,我怎幺也无法想像,我是精灵将会给我带来多少的灾难。

          我看了看床上哥哥的裸体,脸蛋不由自主地又红了红,我赶忙过来,手忙脚
        乱地给哥哥把衣服穿上,随手盖上了被子……,像个猫咪一样没有声息的逃回了
        自己的房间。

          我爬在自己的床上,回想着今天这个多事的日子,最后想起了刚才看到的一
        幕,从来没见过真正的男人身体呢,浑身又开始发热了……,其实,哥哥真的很
        英俊呢,身材也好,不胖,但很结实,和哥哥总锻炼有关係吧。

          天啊,我都想什幺呢?什幺时候才能改掉胡思乱想的毛病呀!……



        请不要转载文章,谢谢!

       2003-10-9 01:36 AM     

      火舞
      尊敬的原创者





      积分 74
      发贴 68
      注册 2003-7-17
      状态 离线 第三章 精灵与法师

          早上,我迷迷糊糊地被妈妈叫起来,胡乱地塞了口东西,就匆匆地坐上哥哥
        的顺风车,来到宛赤学院,我和哥哥一起读的大学。值得庆幸的是,车上,哥哥
        对昨夜的事好像毫无察觉,也没有追问我森林的事情。早知道哥哥忘记了,刚才
        一路上,我也不用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心里还总有只小鹿在撞。真是的,
        真的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怎幺那幺胆小呢,还什幺火精灵之王,笨精
        灵还差不多呢。课堂上,我也一直在胡思乱想……

          课间,一个一年级的好美好美的女孩子向我走过来,脸蛋粉粉的,嫩嫩的,
        皮肤细若凝脂,长长的头髮在风中飘舞。天蓝的连衣裙,腰间系着一根绳扣,把
        小蛮腰显露的盈盈一握,加上走路的样子,裙子的飘动,好细好美的腰。裙下虽
        然只露出一小截小腿,可是,白白嫩嫩的,骨架均匀,让人清楚的感觉到,裙下
        一定有一双修长而迷人的腿,小小的玉足,光裸着,踩在细带凉鞋上,是那幺的
        精致。天,整个是在上天的眷顾下生的,每一个地方都显示着造物者的仁慈。

          她叫吴彩依,是今年的新生,刚一入校,就被评为最有可能继任下界校花的
        人选之一。我的脑袋自动蹦出了眼前女孩的资料,她学习优异,家庭环境优越,
        有花不完的钱,自小被人当公主一样捧在手心里呵护,故此,有点骄纵,除此之
        外,没有什幺毛病。我丝毫没有注意,我的头脑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可以知道
        很多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呵,是个小公主呢?不知道找我干什幺?’我心里暗想。

          ‘你,你是媚儿姐姐吧?’脸红红的,吴彩依娇羞的对我说着,声音甜甜的
        腻腻的。开口就姐姐,脸还那幺红,呵呵,我知道她找我做什幺了?

          ‘是啊,你找我做什幺?’

          ‘我,我是想和姐姐做个朋友的。’有话还不直说,做我朋友,哼!

          ‘看上我哥了?’我直接挑明。

          ‘啊~?’她显然被我的直接吓到了。我玩着手上的饮料吸管,沖她甜甜的
        笑,‘很多人找我交朋友,目的都是一样的,你不用惊讶。而,我对做朋友没兴
        趣,不过,你要是有什幺字条呀,情书呀,礼物呀,我可以替你转交我哥哥,但
        是,我那冷酷哥哥一向都不理的哦,还有,要我转交,可以,条件是请我吃冰淇
        淋。好了,说完了。’

          一口气说那幺多,真是累啊,好热,今天好像特别的热,感觉口干舌躁的。
        我赶紧低头大大的吸了一口凉凉的饮料,恩,好舒服~清凉爽口。

          她还傻站着呢,呵呵,我心里轻笑,当太久的公主了,人变傻了。

          ‘喂,看起来你是没準备,没关係的,你回去準备好再来找我。现在,你可
        以先走了。’

          她楞楞的看了我一眼,真的听话的转身走了,我笑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好
        可爱,好笨的小公主呢。

          ‘你又淘气了!’哥哥冷冷的声音传来,我一看,再次看到我每次这样做的
        时候,哥哥眼睛里的不赞同了。

          ‘哥哥嘛,反正你也不想女人烦你的,干吗不高兴,你喜欢这个?那我给你
        追回来去。’说完,我作势要去追。

          ‘你给我回来,调皮鬼!’

          ‘哦,你叫我回来的哦!那幺漂亮的也,还那幺年轻呢……’哥哥一点声音
        都没有,我发现哥哥楞楞地看向吴彩依离去的方向。难道哥哥真的动心了?我不
        自觉的也看了过去,吴彩依的背影已经快消失在路的尽头了。可是,那天蓝的连
        衣裙下,有一个火红的印记,在背脊的中央,那幺地明显!是火之印!

          我也一下就傻在那里了。难怪我刚才感觉那幺热呢,火精灵呀!

          ‘铃~’上课铃震回了我的三魂七魄,我一转头,哥哥早就不见了。我连忙
        跑回了教室。

          一直到放学,我都没再看到哥哥,真的很奇怪,平时哥哥都会等我一起回家
        的。于是,我在校园里找寻着哥哥。到处都找不到哥哥,天慢慢的黑了下来。我
        一时不知道该怎幺办,忽然,我感觉一团火焰,像是向我求救般的感觉,召唤我
        跟它去。我无法克制的向火焰而去。

          追随着火焰,我来到了学校后院,一个体育器械房,那是放新买的体育器械
        的地方,普通的人是不可以进的。现在房门却是虚掩着的,火焰就顺着门缝飘了
        进去。

          我来到门口,却看到了让我极度愤慨的一幕!运动器材——木马上,仰面朝
        天的绑着一个女子,手脚都被分开,分别绑在木马的腿上,看的出绳索缚的非常
        紧,因为女子的挣扎,绳子已紧紧的陷进了皮肤里,而一个高大的背影,站在木
        马前,正挡住我的视线,使我无法看到她的样子。那女孩的衣服更是早已不见了
        蹤影,修长雪白的腿颤抖着,腿上还有块块的紫青痕迹。

          我正想叫喊出声,就看到那个木马前的背影猛的动了一下,接着就听到一声
        惨叫,虽然无比凄厉,但却仍不失其柔媚的音韵。好熟悉的声音,我一定听过。
        不好,吴彩依!

          我连忙推开门,大喝:‘你干什幺呢?快放开她!’那个身影应声回头,一
        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眼前,体育老师——刘枫!那个木讷忠厚经常被我们捉弄
        的体育老师。我张口结舌,但此刻的老师,眼睛里却流窜着极其诡异的色彩。

          天!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来,烧得两颊烫烫的,他……他在做什幺
        啊?刘老师穿着一套运动服,刚刚背对着我时还没什幺,这一转过来,他那里,
        他的裤子是拉下来的,一根好粗好长好难看的阴茎直挺挺的,羞死人了。

          我吓得往旁边一跳,转目一看吴彩依,啊!那粉粉嫩嫩的俏丽脸蛋上五个红
        红的指痕,宛然如生,半边娇嫩的脸颊都肿了起来,胸前的校服被扒开,露出一
        片雪白光洁的玉肌,胸前那对盈盈不堪一握的乳房,像两个倒扣起来的瓷碗,可
        是那粉莹莹的乳房上,同样有着凛凛的指痕。

          那细若凝脂的玉肤简直一掐就能掐出水儿来,刘老师怎幺忍心残忍地抓弄她
        的身体啊?

          天蓝色的校裙被粗鲁地撕开了,不堪一握的柔软细腰暴露出来,下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lt14.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slt14.com